您的位置:

首页>人妻交换>母女受辱完(重發)

母女受辱完(重發) -




女主角只有兩個,竟是他的嬌妻趙敏和愛女王依巨幅照片旁邊一個赤身裸體的漂亮女人雙手高高舉過頭頂被繩子緊緊地捆著吊在床頭的天花板上。



烏黑的秀發濕漉漉地披散在滲滿汗水的臉上,頭拼命地搖晃著,嘴裏不斷地發出陣陣淒慘的哭叫和哀求聲。看在眼裏周劍有一種要吐血的感覺,這個美婦正是自己心愛的嬌妻趙敏。??



此時妻子渾身上下被剝得一絲不掛,雪白豐滿的嬌軀被像三明治一樣夾在兩個全身赤裸的壯漢之間掙紮哭泣著。一個家夥站在妻子面前,用右臂夾起她的左腿高高擡起,使她只能用一條右腿勉強站在床上。



周劍可以清晰地看到男人胯下的那根粗大的肉棒此刻正在妻子嬌嫩的陰戶裏狠狠地抽插著,他的下體猛烈地撞擊著妻子赤裸的下身,發出沉悶地“啪啪”聲,而他的左手正使勁地抓捏著妻子豐滿肥嫩的屁股,在雪白的肉丘上留下一道道血紅的抓痕。



另一個家夥則緊貼著被吊起來的妻子光滑細嫩的裸背,粗大的肉棒戳穿了妻子肥厚的屁股,深深地插在她的屁眼裏,狠毒地抽插姦淫著。



他的雙手繞過妻子豐滿的上身,握住她兩個嬌嫩渾圓的大乳房,用他有力的大手殘忍地抓揉兩個雪白肉球的同時還不時地用手指用力地揉捏她那兩個嬌嫩的乳頭,使她不停地發出痛苦地慘叫聲。



正在奮力和妻子做肛門性交的家夥無意間轉過來,周劍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正是妻子一向很信任的司機小林。



就在被奸虐的趙敏腳下,一個老頭叉著雙腿躺在床上,一個美麗的少女跪在他雙腿之間,嘴裏含著老頭醜陋的陽物正機械地上下套弄著。



周劍認識曾被自己嚴厲制裁的王仁,當他發現被強迫和他口交的正是自己的女兒王依時,周劍簡直快要瘋了,最讓他無法忍受的是,站在女兒身後抱著她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正在姦淫她嬌嫩陰戶的竟然是一個不足一米的侏儒。



王仁揉著王依潔白尖挺的乳房,一邊享受著王依柔軟的小嘴,一邊饒有興趣地欣賞著美麗的女總裁在兩個男人前後夾擊姦淫、淩虐下哭泣、慘叫、哀求的慘狀。



王仁連看都不看周劍一眼,緩緩說道:“周隊長,不,現在該叫你周局長,怎麽樣,這比看黃色錄象爽多了吧?要怪只怪你當初太無情,你老婆和女兒的肉洞可比你溫柔多了。



”他的話剛落,引起男人們一陣淫蕩的笑聲。



周劍一切都明白了,知道王仁在報複自己,暗自悔恨王仁被釋放後沒有引起他高度的警覺,讓王仁鑽了空子,但是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王仁會如此卑鄙下流,竟然把魔爪伸向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



周劍通紅的雙眼嬌妻和愛女被男人們殘忍地玩弄和姦淫,仿佛心在流血,他怒吼著拼命掙紮起來,死死按著他的黑手抓住他的頭髮,拳頭象雨點般落在他的小腹上,一屢血絲從他嘴角滲了出來。



趙敏聽見了丈夫的聲音,不由心如刀絞,她害怕讓丈夫看見自己現在屈辱的樣子,被兩個男人同時從前後兩個肉洞裏姦淫是趙敏做夢都沒有想過的可怕遭遇,尤其是當著丈夫的面,更令她無地自容,羞辱萬分。



一種前所未有的痛苦和恥辱感迅速將這個不幸的女人拋向了痛苦的深淵。



心愛的丈夫被殘酷毆打發出陣陣慘叫聲深深刺痛了趙敏的心,她睜開迷朦的淚眼,強忍著被兩根粗大的東西同時插進自己的陰道和肛門,並不停地做著沉重有力的抽插而帶給她的巨大痛苦,哭著用顫抖的聲音哀求黑手:“不!不要!住手!!請不要再打他了!!!嗚嗚……”



“怎麽,心疼了?真是一對恩愛的夫妻!”把趙敏緊緊夾在中間的王大和小林聽見她的哀求不禁淫笑起來,在丈夫面前輪姦他性感美貌的妻子使這兩個男人無比激動和興奮起來。



兩人同時加快抽插的速度,在趙敏痛苦的呻吟聲中,兩股滾燙的精液先後在她前後兩個小肉洞裏射了出來,然後狠狠地在女偵探豐腴的身體上掐了兩下,走到一旁。??



此刻的趙敏正無力地被手腕上的繩索拉扯著站在床上,雪白豐滿的身體上布滿了男人淩虐她時留下的抓痕,。



她低著頭小聲啜泣著,下身兩個迷人的小肉穴悲慘地微微紅腫外翻著,白濁的黏液緩緩從小穴裏流淌出來,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上。



良久,趙敏睜開美眸充滿愧疚和哀憐地看了一眼蜷縮在地上的周劍,哭著說道:“周劍,對不起!我沒有辦法,他們,他們綁架了璐璐,嗚嗚嗚嗚!”說完不禁痛哭失聲。



周劍聞言心如刀絞一般,他咬牙罵道:“王仁,你這個畜生!有本事衝我來,我要殺了你!” 王仁推開王依口中發出一聲淫笑:“打我可打不過你,不過我們可以比比誰的家夥硬。



”說著無恥地指了指粘著王依唾液的陽物。黑手把周劍拉起來,解開他的褲子,把他軟綿綿的陽物掏了出來。



王仁看了看怒罵掙紮的周劍胯下耷拉的東西,輕衊地一笑:“小,你可以問問你老婆和女兒,她們可以告訴你到底誰的大!”說著看了一眼吊在床頭的趙敏,他的話引起男人們一陣淫笑,趙敏又羞又忿,悲哀地把頭扭了過去。



王仁拍拍王依雪白的屁股說道:“去!用你的嘴把你爸爸的家夥吹起來,如果吹不硬她,我就操爆你的屁眼兒!”王依的嬌軀一陣顫抖,她不敢反抗,哭著慢慢向父親爬去。



這時黑手拿出一個藥丸塞進周劍的嘴裏,強迫他咽了下去,他哪裏知道那是一顆可以使人迅速發情的春藥,殘忍的王仁竟然不惜一切手段想在意志上徹底催垮他們以達到報仇的目的,可是周劍卻蒙在鼓裏。



周劍眼睜睜地看著女兒用纖細的玉手握住他的陰莖,張開櫻口含了進去。 周劍拼命搖頭大吼:“不,不,璐璐,快吐出來,不要啊。



”突然他驚駭地發覺軟軟的陰莖隨著王依的吮吸竟然在女兒溫暖柔軟的小嘴裏慢慢硬了起來,鋼鐵般的漢子不禁哭了起來。



趙敏也看見女兒正在為丈夫口交,她痛哭著叫著女兒的名字:“璐璐,不要,他是你爸爸啊,不要,嗚嗚……” 王仁目睹著淒慘的一幕,心中大快,他淫笑著來到王依的後面,踢開她的雙腿,雙手抓住她兩片雪白的屁股,陽物對準她還流著王小精液的陰道插了進去,王依身子往前一送,不禁輕“唔”了一聲,隨著王仁的抽送,悄臉痛苦地扭曲著。



周劍在春藥和女兒小嘴的雙重作用下,感覺全身燥熱難耐,呼吸漸漸急促起來。



王仁看著周劍通紅的雙眼緊盯著王依香豔的裸體,知道他已經迷失了本性。



王仁把陽物從王依陰道裏拔出來,對她說道:“你爸爸已經發情了,他要操你,他吃的是春藥,如果不發洩出來,他會死的,現在只有你能救他。



”無助的少女哪裏知道王仁陰險的用心,王依哭著躺在床上,看著父親噴火的眼睛,害怕得全身顫抖起來。



趙敏知道王仁要幹什麽,她拼命地哭叫怒罵:“王仁,畜生,你不得好死,嗚嗚嗚嗚……” 王仁淫笑著看了一眼一向軟弱而此時卻變的瘋狂的趙敏罵道:“臭婊子,你想給你丈夫敗火,做夢,留點力氣等著我來操你吧。



”說著向黑手使了個眼色,黑手會意,他打開周劍的手铐,欲火焚身的周劍猛地撲向女兒雪白的胴體。



此時的王依在他眼裏已經不是他的女兒,而是渾身充滿慾望的女人的肉體,他粗暴地抓住女兒的兩只乳房用力揉捏起來,疼得王依眼淚直流。



周劍分開她的玉腿,堅硬的陽物在她赤裸的下身一陣亂撞尋找著入口,然後隨著王依一聲慘叫,周劍的陽物已經狠狠地插進女兒嬌嫩的陰道裏,瘋狂地抽插起來。



趙敏滿是淚水的兩只美眸失神地看著眼前發生在她丈夫和女兒之間的一幕亂倫的慘劇,心中悲哀得差點昏過去。



王仁淫笑著走到趙敏面前,揪著她的秀發擡起她那淚痕斑駁的俏臉,惡狠狠地罵道∶“臭婊子,你不是很想讓人操你嗎?看老子今天不插爛你這個賤穴!!”趙敏驚慌地睜大了已經哭得紅腫的眼睛,用盡最後一點力氣哭著哀求道∶“不、求求你!!你、你們不要再來了┅┅我已經受不了了┅┅嗚┅┅嗚嗚┅┅不!啊!!”



王仁絲毫不顧趙敏的哭叫哀求,一手揪著她的秀發,使她的臉向上仰起,另一只手擡起她一條雪白的大腿緊緊抓住她肥嫩的豐臀,狠狠地將肉棒戳進了趙敏浸透著精液的蜜穴裏。



黑手也同時從趙敏背後抓住她流滿了汗水的裸身,用力地將肉棒插進了她雪白的雙臀之間的肛門裏。



兩人又開始了新的一輪抽插,他們一邊用力地在趙敏的肉穴和屁眼裏狠狠地抽插。



一邊像剛才王大和小林一樣惡毒地在她赤裸著的、最敏感嬌嫩的部位肆虐起來。



趙敏感到下身被姦淫著的兩個小穴一陣陣漲痛,尤其是被黑手粗大的肉棒撐開的屁眼裏更是火辣辣地痛,兩個粗大的肉棒一前一後仿佛要把她的身體撕裂了一般在她身體裏猛烈地撞擊著,使趙敏感到整個身體都浸透在了疼痛之中。



終於忍受不了這種非人的蹂躏,趙敏身子一軟,昏了過去。??



當她再一次醒來時王仁和黑手在她體內射完精後已經離開了她的身體,精神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趙敏已經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豐腴性感的身體全靠捆綁著手腕的繩索拉住才沒有癱倒下來,軟弱無力的雙腿甚至已經沒有力氣並上了,任憑慘遭蹂躏的下體赤裸裸地暴露在野獸們的面前。



失去理智的周劍經過一番雲雨後,很快就在王依緊密的肉洞裏射了出來,正趴在王依簌簌發抖的嬌軀上喘息著。



王仁把一杯冷水潑在周劍的臉上,他打了個激靈慢慢清醒過來,周劍猛然發現被自己壓在身下曾令他欲仙欲死的白嫩肉體竟然是他的親生女兒,身子如觸電一樣彈了起來。



當他看見女兒那紅腫外翻的陰唇間流淌著自己罪惡的精液時,精神徹底崩潰了,他仰天哀嚎一聲,雙膝一軟跪在王依面前號啕大哭起來,頭磕在床沿上發出的“嘣嘣”聲甚至讓王仁都感到心悸。



王依慢慢擡起流滿淚痕的悄臉,失去光彩的美目哀怨地看著跪在她面前的這個悲痛欲絕的男人,怎麽也不能把眼前的這個曾經淩辱過她的男人和心中高大威嚴的父親聯系在一起。



心中的父親是那麽地疼她、愛她,她曾經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父親身上,苦苦盼望著他的歸來,希望他能救自己和可憐的媽媽脫離火海,沒想到就是這個所謂的父親壓在她身上瘋狂地撕扯她下身時和那些淩辱過她的歹徒們一樣充滿了獸性和淫欲,現在她徹底絕望了,不由傷心得“嘤嘤”哭泣起來。



小林解開繩子把趙敏被放了下來。



被吊起來長時間姦淫的趙敏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了,軟綿綿地癱倒在王依的身旁。



這時周劍哭著抱住王仁的腿哀求道:“殺了我吧,我罪有應得,只求你放了她們,求求你了!”王仁看著腳下已經尊嚴喪盡的周劍,冷冷一笑:“放了她們?哈哈哈哈,當初我也是這樣求你的,你放我了嗎?她們可以讓我很爽,我怎麽捨得呢?尤其是你老婆的屁眼,嘖嘖,一想起來就想射,可惜和你睡了這麽多年你都沒有發現,如果我不開發她的屁眼,恐怕還會荒著呢。



”說完把臉轉向趙敏:“分開你的腿兒,讓你丈夫把你的騷穴舔幹淨,你不是很想他嗎?”已完全屈服在王仁淫威下的周劍哪敢反抗,淒慘地向妻子爬去。??



趙敏艱難地張開兩條白嫩的大腿,把下身流淌著穢物的兩個肉洞暴露在丈夫面前,在丈夫有些僵硬的舌頭輕輕舔舐下發出羞辱的哼聲。周劍仔細舔著妻子的陰戶和肛門,惟恐惹怒王仁而引來更殘酷的淩辱,妻子嬌美的身上發出他熟悉的幽香,使他不知不覺下體有了反應。



男人們看見周劍那軟綿綿的陽物漸漸地挺了起來,不由得都淫笑起來,王仁一腳踢在他剛剛薄起的陰莖上罵道:“操你媽的,讓你舔不是讓你幹,怎麽你還想重溫舊夢啊?告訴你,這輩子你別尋思了,你老婆是用來我們操的,你沒資格。



我們去吃飯,好好給我舔幹淨,回來檢查。



”說完幾個男人淫笑著走了出去。



陰莖被猛烈的擊打使周劍發出一聲慘叫,臉一下變的煞白,陽物也萎縮下來,從此再也硬不起來了。



趙敏艱難地撐起上身摟住丈夫蜷縮在一起的身子默默地流著眼淚,她看見身邊的王依依然用怨恨的目光盯著丈夫,她憐愛地摟住女兒,強壓悲痛說道:“不要怪你爸爸,他也是沒有辦法,要恨就恨那些害我們的混蛋。



”聽見妻子寬容又有些淒慘的話語,剛強的周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撲在妻子溫暖的懷裏失聲痛哭起來,一家三口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得到片刻安甯,他們依偎著哭成一團。



一個小時後,王仁等酒足飯飽回到臥室裏。



王仁看了看趙敏和王依幹淨的下身滿意地點了點頭,小林等四人抱起王依向她的臥室走去,房間裏只剩下王仁和趙敏夫婦。



王仁顯然對性感高貴的趙敏更感興趣,他命令周劍愛撫趙敏的身體,使她能盡快産生性慾,同時這也是他進一步淩辱他們的用心所在。



周劍無奈只有當著王仁的面伏在妻子柔軟的嬌軀上,象以往同妻子做愛前一樣用手和嘴刺激著趙敏敏感的地帶,進行著房事前的準備工作。



王仁打開電視,屏幕上出現來自王依臥室的畫面。



原來,在王依的房間裏安裝了一部攝象機,攝象機的鏡頭正對著王依的臥床,有關畫面通過閉路電視反饋到趙敏的臥室裏,使王仁很容易通過電視看到發生在王依房間裏的一切。



屏幕上,小林架著王依的玉腿,粗大的陽物插在她柔軟的蜜穴裏正做著活塞運動,其他三個男人赤裸地圍在王依身邊,幾雙粗糙的大手在她嬌嫩的乳房、大腿和屁股上瘋狂地揉捏著。



無助的王依痛苦地扭動著嬌軀,口中發出一陣陣壓抑的呻吟聲。



趙敏在丈夫的愛撫下,身體漸漸有了反應,一股紅暈浮現在她蒼白的臉上。



王仁用手铐把周劍拷起來推下床,然後撲到趙敏的身上,分開她的兩條玉腿,堅硬如鐵的陽物“滋┅┅”的一下插入趙敏已經盈滿蜜汁的陰道裏,瘋狂地抽插起來。



趙敏輕“啊”了一聲,雪白的纖指緊緊抓住王仁正在抓揉自己乳房的手,隨著王仁的抽送口中發出羞辱、撩人的呻吟聲。



周劍痛苦地把臉埋在地毯上,王仁粗大的陽物在妻子濕潤的陰道裏進出時發出的“撲哧、撲哧”的淫蘼的性交聲象毒蛇一樣噬咬著他的心,周劍的意識漸漸地模糊起來。



窗外,夜靜悄悄的,一片烏雲飄來遮住了月亮羞愧的臉,整個別墅都籠罩在恐怖之中,只有秋蟬還不時地發出幾聲有氣無力的叫聲,仿佛在訴說著發生在豪宅裏的罪惡